微信文章 >科技微信号文章 >亿邦动力网 >多彩饰家被曝关闭多个门店,天猫店产品全下架

多彩饰家被曝关闭多个门店,天猫店产品全下架

2017-11-20 20:22:07来源:

砖头、石块、水泥渣、钢筋、电线,残留的油漆桶上的“多彩饰家 定制涂料专家”依然清晰可辨……

11月的一个下午,按照苹果地图的导航,亿邦动力网来到了位于北京大兴区团河工业园南村的“多彩饰家华北仓储中心”,但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废墟,附近的施工人员称“夏天就拆了”。

这一带曾经是工业大院的密集点,被划入大兴区的拆迁腾退、重新规划之列。

不见了

不单单是仓库,还有门店、官网、网店、微信,都不见多彩的身影,这家年轻的、备受追捧的互联网家装后企业似乎“不见了”。

多彩饰家成立于2013年,创始人吴堂祥曾在东方雨虹担任高管,从事涂料行业近10年。

创业的吴堂祥打破了墙壁涂装行业涂料、辅料和调色施工三个环节分散的局面,自主研发涂料,线上线下铺店,将材料和服务统一;将传统的店内库存改为公司仓储直接配送,转移了加盟商的压力,公开资料显示月盈利能力是传统涂料店面的3倍。

2014年,多彩饰家的版图扩展至整个“换新”市场,于是有了“多彩换新”,涵盖局部装修以及厨房、卫生间、客厅、卧室阳台等改造以及单品换新。

根据公开资料,2016年多彩在全国有超过百家门店,根据IT桔子和工商局的资料,多彩共融资5次,最近的一次是今年6月的“亿元以上人民币”融资。

然而,目前,多彩饰家400电话无人接听;天猫上旗舰店客服无人应答,商品全部下架;官网留下联系方式,无人回复;官方公众号“多彩的家”9月30日之后再无推送,而该号17年以来每月基本更新十次左右。

亿邦动力网按照官网提供的门店电话信息逐个联系,除去无法接通和回复离职的,有四个明确告知该店关闭,还有5个表示店在、可以服务,其中两个告知是加盟店。

一位接电话的门店人员表示:“北京的二十多家店均已关闭,全国的也都关了。”

(关闭的多彩天通苑店)

(马家堡店门口还遗留着多彩的展示材料)

(刚开业的和关闭的多彩田村店,以上分别摄于今年6月和11月)

在亿邦动力网加入的“农民工维权群”里有59名成员,据称都是前多彩员工、工长、合伙人,他们正为了薪资、押金、分红在寻找多彩。

多位多彩员工向亿邦动力网表示,公司未下达任何正式文件,也并未与员工正式解除合同,但通过口头通知的方式,员工自行解散、找新工作,10月薪资只发放基础工资,没有绩效。

一位维权的前员工透露在10月下旬得到了解散的通知,“管理层给人力部门下达命令:公司倒闭了,解散回家。然后HR给各个部门下发了通知”。

另一位维权的前销售口员工则透露,10月30日起北京所有门店停止营业,手里所有在施工工地以及没有开工的工地全部退单。“有的橱柜已经做好了,但是厂家不给上门安装,因为公司还欠着货款。”

一位维权员工称,办公地点和仓库已经搬至新址。

据了解,多彩公司统一负责施工,前端门店主要职能是销售,维权员工透露,还有少量未完工项目正在施工;还在营业的店是加盟门店,依靠自己的装修队伍接单

最后的12个月

李工也在找多彩,他向亿邦动力网透露,因为劳务纠纷他向劳动仲裁委提交了申请,但是11月5日第二次开庭时多彩方无人出庭,现在除了一位上海分公司的法人,他已经联系不到多彩的管理层了,而这位负责人“不管北京的事儿”。

他透露,8月下旬的一天,项目部周会上负责人宣布原下设的监理部门取消,原来10个人的编制只留下两个人作为巡检,针对其他人公司给出了调岗或者辞职的选择。

事情早有端倪,一年来多彩走在一支秤杆上,两边分别是规模与成本。

据维权员工透露,一年前,多彩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个是放开加盟,引入合伙人;另一个是结束发放月薪式的产业工人制度,而是回归行业内常见的外包方法,薪资按项目结算,只不过工资不经工长,直接发给工人。

而到了16年的8月,据一位销售人员透露,公司关掉了上海和深圳的门店。据维权员工透露,这之前武汉、重庆、南京等地门店也已关闭。

李工表示,16年底就有下滑趋势,12月份搞了个促销活动才拉了30万的单子,年后4月就开始下滑了,加了很多加盟店才把单量维持住。

“宣传做得太好,做不过来,有的不能如期开工,有的干的确实不行,只能退单。施工过程又会遇到很多问题,靠监理协调把尾款收上来。这样慢慢单子就少了。”

一位去年下半年刚刚加入的合伙人则表示,上半年派单水平还不错,一天15单,一个月单店合同成交额达到30万元,基本能打平,但是从六七月开始派单数量迅速下滑,跌到每月10多单,直至最后公司不再派单,订单质量也不尽如人意。

“甚至有一天公司派了十单,里边只有一单是有效信息,其他全是空号。”该合伙人表示。

除了派单数量变化,该合伙人透露,4月之后多彩还经历了提价、降返点等调整。

“经营总会有问题,大问题是在返点上。”另一位北京合伙人称,根据合同,合伙人按不同等级分别可以拿到24%、21%、18%的合同款分红,所有合伙人初始级别统一为21%,而四五月时该合伙人被口头通知返点规则改为6%-12%-15%的分利机制。

目前上述两位合伙人称,尚有押金、10月返利和店内设备款等被付清,一个有六万多,一个有十多万。据称,北京一共有11家合伙人门店存在类似情况。

“也不是说不给,每次联系上都说在排期,一直拖着。”

除了欠押金,门店不挣钱是维权合伙人的另一处不满。

按照合伙人提供的招商材料,多彩门店盈利模式为(以北京标准店为例):平均客单1.5万,按21%的分红比例,每单收入3150元。每日派单15个,签单率20%,一个月签90单,除去成本,一个月利润超过18万元。

(门店年利润情况)

(店内营销动线图)

亿邦动力网接触到的三名维权合伙人均表示,难以达到18万的盈利水平,“派单少”,“交付一塌糊涂”,不过,这些店开业均不满一年,老店的经营状况不得而知。

亿邦动力网联系到了多彩饰家的创始人吴堂祥,对方表示,现阶段公司正在进行战略调整,且正常营业,所关门店属于租金到期,其他门店正常营业,但是拒绝透露现营业门店数量;关于员工基本工资和奖金,其表示都正常发放;至于合伙人押金和返利,其表示合同到期的都已发放。

为什么

多彩面向的是中高端用户。在亿邦动力网拜访的一家早期直营店时发现,一条街上五六百米的距离里至少有四家装修公司,而多彩店内装饰、门头都是出类拔萃的一个。

“这乳胶漆还是他们前一天送过来的,我才知道(要关了),第二天(多彩员工)就没来。”一家多彩直营店旁的五金店店主指着垃圾桶的白瓶子说,其自称偶尔与多彩的员工闲聊。

该店是夫妻店,平时也会揽装修活儿,在店主眼里多彩要更高端一点。“我们做小活儿,多彩3000块钱以下的都不接,换马桶这种不会做的。他们的活儿高级,要把沙发什么的都包起来。”

店主说的是多彩换新打出的“居家换新一站式服务”中的“全程遮蔽保护”,此外,官网还显示的服务特点还包括免费上门测量、品牌保障产品、全程遮蔽保护、专业保准施工、归位清扫、365天质保售后。

另外,多位多彩相关人士验证了“不做换马桶”的说法,据了解,北京换马桶市场价格最低为500左右,使用高档马桶则超过1000元。一位合伙人告诉亿邦动力网:“开始跟我们说的是换一个插座都管,后期小单子工长不干,小单子我们不敢签。”在该合伙人看来,多彩的报价比市场同类要“贵好多”。

当然,无论是高客单值,还是贵,最终都没让多彩熬过这个冬天,维持这些却消耗了这家创业公司的体力。模式太重,钱都用来养人、开店、搞供应链了。”谈到多彩,一位局装从业者说道。

亿邦动力网了解到,多彩总部统一负责原料采购、施工和线上运营,门店担任前端销售和接单任务,直营店需要租门店、装修门店、雇佣管家,加盟门店可以将这部分成本转移给合伙人。

多彩所从事的家装后市场被广泛寄予厚望,现今有今朝装饰、栗子饰家、立邦刷新、爱刷新站位其中。

根据公开数据,2016年,北京市二手房销售套数是新房的4.7倍,上海和深圳二手房与新房销售套数比分别为3.4倍和2.4倍,北上广深的新房新增供应面积分别比市场销售面积低18%、42%、32%,这意味着存量房市场存在着巨大机会。

(从事局装以及有局装业务的家装公司,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创始人吴堂祥今年4月在公开演讲中分享了自己小算盘:一个店面积为50-70平米,配10个管家,辐射30个5年以上的小区,每个小区一千户,预计每年10%的人有翻新需求,每家平均客单价在25000左右,这样算下来,一个店一年管理着7500万的市场。

但是,一位业内资深人士指出,局装市场暂时难以迅速爆发。虽然二手房成交量的占比迅速攀升,但这并不意味着等于局装市场体量同比例增加,相当一部分二手房很可能是砸掉重新做,流向整装公司。原因在于局装还是解决不了时效性和材料环保的问题,无法降低对住户的影响。

另一位从业者则透露,自家整装的客单价是局装的三倍左右,主要精力还是整装上。

根据上述业内资深人士,局装公司本身的规模化也很成问题,一方面,一旦涉猎多个领域,则在工人、材料等方面的管理难度与整装公司不相上下;另一方面,即便如刷墙这样的单项容易标准化、快速复制,但无法满足家装用户多元化的需求。


欢迎在底部留言评论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