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文章 >旅游微信号文章 >地道风物 >贵州唯一一个世界文化遗产,见证明末的一场“冰与火之歌”

贵州唯一一个世界文化遗产,见证明末的一场“冰与火之歌”

2017-11-20 20:22:07来源:

| 中国乃至亚洲保存最完好的中世纪城堡遗址 |




- 风物君语 -


它是南宋末年为抗击蒙军而建的

防御工事

它成为明朝“万历三大征”之一的

主战场

它毁于战火,

又在埋没400年后被考古发现

它是贵州历史上第一个

也是唯一一个世界文化遗产

它是谁?在哪里?


1

一场大战,改变了一个国家和两个人的命运


1644 年,李自成军攻破北京时,

崇祯皇帝在煤山(景山公园)的歪脖树下上吊前,

一定会想想自己与大明王朝为什么会覆灭,

或许,彼时,

他的脑海中会想起自己的爷爷万历皇帝,

44 年前,

在贵州遵义(当时叫“播州”)发起过一场战役——

“平播之役”

它被称为万历三大征之一。



“平播之役”

就发生在遵义汇川区的海龙屯

——贵州省第一个世界文化遗产。


这也是此次风物君的同事们,正在进行的“风物之旅·汇川”一行中重点探访的地方。摄影/朱锐


战争维护了国家统一,

当然,钱,自然花得非常多了。


《明史》卷305载:

“播州用兵,又费帑金二三百万。三大征锺接,国用大匮。”

虽然是一场平叛之战,

却也耗尽了国家的元气,

加速了已经摇摇欲坠的明王朝覆灭的步伐,

海龙屯一役,是压倒骆驼的诸多稻草之一。

崇祯,你说自己不是亡国之君,

奈何却当了击鼓传花的最后一棒,

接盘侠,认了吧。

平播之役,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崇祯的命运,

也在根本上改变了末代土司杨应龙的命和运。

因为这一仗,他不但丢了自己的性命,

连同中国西南最大的土司——

播州杨氏一族

在此地历经 29 代 725 年的统治地位一并葬送了。


崇祯帝

史称“改土归流”(即变土司管理为由中央派遣的流官管理)。

根据《中国土司制度》一书的作者龚荫整理,

中国曾有 2569 家土司,

自明中后期开始,渐渐被改土归流。

土司制度,简而言之,

是中国元、明、清王朝实行的

一种对中国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管理办法,

土司就是代中央管理这些地区的首领。


播州杨氏史上被称为西南土司中“最巨者”。

土司是帝国在特定地域的代理人,

或曰皇权的延伸,

一边享受着中央赋予的特权,

一边也要听命中央,必须向朝廷朝贡和纳赋。

中央与地方、家与国、土司与皇帝,

在 1000 多年的历史中,

这几对关系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体现了无数的政治智慧。


而末代土司杨应龙,

脾气大点

遇人不淑了些(当时的四川、贵州官员贪腐),

又生在了改土归流的大时代背景下,

所以,结局可想而知。



2

一场古中国的“冰与火之歌”


杨应龙阻挡明军的 36 级天梯


万历三大征,

只有在海龙屯还能看见当年古战场的遗存

比如,当年杨应龙为阻挡明军的进攻

特地修建的 36 级陡峭倾斜的石制天梯,

还有军鼓声犹在的飞龙关、飞凤关、朝天关等

还都记录着当年那场战役的惨烈……

“平播之役”历时 114 天,

集合了全国 20 多员著名将领、15 省正规军

与西南各土司军共 24 万攻打杨氏,

最终以杨应龙自缢

并以一把大火烧光了海龙屯上自己的新王宫结束。

这里面,

兵法、权谋、诡计、忠诚、背叛轮番上演,

仿佛发生在古中国的一场“冰与火之歌”。


朝天关

飞凤关

飞虎关摄影/杨世龙

飞龙关 摄影/杨世龙

后关

铁柱关

铜柱关

万安关

西关


其实,杨应龙本不想叛乱,

他也和中央政府有过很长时间的蜜月期。

比如,他曾积极地向万历皇帝进献贵州的珍稀木材。

明清的紫禁城里,铭刻着贵州的贡献,

那些长在贵州深山的

珍稀木植成就了享誉世界的瑰丽建筑。


作为西南地区最大的土司,

杨家给朝廷重要的贡品之一

就是贵州境内的楠衫大木,

据文献记载,杨应龙曾在

万历十三年、十四年、十五年和二十四年

向朝廷进献大木百余根,

并在万历二十三年获赎金四万两“助采木”。


今天的黔北渐渐藏起了曾经的锋芒。图/视觉中国


《明史》记载,

万历年间杨应龙因进献大木得赐飞鱼品服,

并得授都指挥使衔,

对于当时的播州土司来说,

这是一份巨大的荣耀。

瞧,日子过得好好,为什么要反?


只能说是,各种事由阴差阳错聚焦成了一个爆发点。

1591年,三年没上朝的万历皇帝,

突然在内廷主持了一场朝堂大辩论,

贵州巡抚叶梦熊、巡按陈效捏造了杨应龙的24条大罪,

定为“谋反”,奏请朝廷发兵征剿,

实际上这些罪状大多,无中生有或者鸡毛蒜皮。


他们之所以诬告

是因为看上了播州这块沃土,

说白了,贵州自永乐年间建省以来就穷,

而当时的播州属于四川,

这帮贵州的官员想借朝廷之力改土归流,

把杨氏治下的播州纳入贵州版图,改善粮食和军饷银匮乏的局面。


海龙屯的考古挖掘现场

结果,1592 年,

朝廷降诏将杨应龙传至重庆府,

以“嗜杀罪”解除其职务,

杨应龙交 2 万两白银赎罪,

并返回播州。


没想到 1593 年,

新任四川总督王继光再次勘提杨应龙,

想大捞一把,

杨应龙此次严辞拒绝,

王继光领 3000 兵入播,

却被杨应龙全歼,

王继光被罢免。


此次征剿,

让杨应龙决心建立军事大本营,

因此重修天险海龙屯,置前后九个关隘。



此后,朝廷又派官员

想勘处杨应龙“冲击官兵罪”,

杨应龙本想和平解决恩怨,

除了割地交赎金,

甚至将次子留在重庆做人质,

没料想这孩子却在被押至重庆之后意外死亡,

此事激化了杨与官府的矛盾,

并在海龙屯确立了军事重地关卡禁令,

正式以武力割据自保。

1599 年,

从朝鲜战争中腾出手来的万历皇帝,

下决心一劳永逸解决播州问题,

于1600 年正式拉开“平播之役”。


如今,站在海龙屯著名的 36 级“天梯”前,还能感受到当初围剿杨氏的官军的无助,因为根本无法攻打——每一级阶梯具有半人高,且向外倾斜,大炮打不上去,人一进攻,上面守关的播州军就抛洒黄豆和油,如今的游客徒手攀爬尚且费劲,更何况带着武器的官兵呢? 摄影/朱锐


在围攻一月不下的情况下,

官兵最终在海龙屯后山找到了

一条杨应龙运输粮草的密道,

最终从后关攻破海龙屯,

杨应龙自知大势已去,

一把火烧了新王宫,

和后来的崇祯一样,

上吊而死。


3

再没有一个地方,

还能看见400年前的清晰模样


历史的有趣在于,

海龙屯本来是

1257 年为抗击蒙古大军的入侵铁蹄而建,

当年,蒙古军从云南逼近,

播州告急,

由南宋朝廷派出钦差,

拨给银两并征调人力,

与播州杨氏一道营建而成,

“置一城以为播州根本”,

于是筑龙岩新城,即为海龙屯。


只是,

这里自始至终都未成为抗蒙的前线,

却在343年后成为杨氏土司对抗明朝廷的主战场。


海龙屯上的栈道仍在,但这里只留下了遗迹。 摄影/朱锐

一场大火,一次屠戮,

海龙屯曾经的繁华奢靡

终于变成 400 年的荒草萋萋,

直至 2012 年 4 月 23 日起,

海龙屯历史上首次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启动,

重新被发现的海龙屯,

是中国乃至亚洲保存最完好的

中世纪城堡遗址,

也是“万历三大征”中唯一能看到的古战场。

主持这次考古工作的海龙屯考古队长李飞说:

山是西南大地的统治者,

而人是山的征服者,

这里的人们从来与山相伴,

这里的文化因此有着山的印记。

贵州有被称作囤屯或营盘的遗迹近千处,

是名副其实的千屯之省。

其中,

海龙屯是年代最早、规模最大、

保存也最为完整的古屯。

海龙屯是杨氏土司统领下

最为出色的城市规划者、石匠、木工、泥瓦匠的苦心经营之作,

还有日常所用来自于千里之外的景德镇的精美青花,

甚至帝王所赐的官窑器皿的碎片凌乱散置在瓦砾里,


曾经喧闹的衙署静静地躺在黄土里,

石瓦俱在,但它们并不会开口说一句话,

我们如盲人摸象般触摸着它冰冷的肌肤,

收集并释读来自四百余年前的讯息。


摄影/朱锐

绿荫里、一座残山、两条剩水、半圈围墙、九道关隘,

黄土下,无数屋宇,满山残瓦,两三通碑,数万片瓷。

有人说,

海龙屯是中国的马丘比丘,是失落的土司王国,


我说,海龙屯就是海龙屯,

如今的模样就是当年的模样,这是它最有价值的地方。

参考资料:《复活的土司城堡——海龙屯考古手记》 李飞 著





文 | 饭火花

部分图片来自

遵义海龙屯文化遗产管理局

摄影| 朱锐、杨世龙等


想随时关注“风物之旅”的相关内容

请关注风物君的微博和微头条


登录微博和微头条,搜索“地道风物”

就能找到我们哦!


另外,

我们在悟空问答上的账号“地道风物”也开通了

每天都有三个关于遵义、贵州的小问题

持续更新中哦!










你 也 许 还 想 看





在地帕米尔济南厦门宜昌重庆

物产腊肉汤包米粉鸭子江南美食

手艺旗袍竹编青花德化白瓷宜均釉





投稿邮箱didaofengwu2015@qq.com

我们每天都会看哦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