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文章 >明星微信号文章 >娱乐说 >梁咏琪向他致敬,赵英俊称他为偶像,谭维维说听他的歌适合想念一个人,再次回到舞台他让人热泪盈眶

梁咏琪向他致敬,赵英俊称他为偶像,谭维维说听他的歌适合想念一个人,再次回到舞台他让人热泪盈眶

2017-11-20 20:22:07来源: 娱乐说

两周前在江苏卫视播出的综艺节目《中国乐队》,凭洗脑歌曲《树枝孤鸟》,他正式宣告了自己的回归。接着他在《不凡的改变》改变中翻唱了梁咏琪的代表作《胆小鬼》,新颖的改编让人眼前一亮,随着人气的高涨他再等《中国乐队》的舞台,再次为大家带来了二十年前的经典老歌《爱着谁》,让现场观众热泪盈眶。

他是第一代摇滚音乐人,他见证了中国摇滚时代的巅峰期,他被誉为“最冷峻的声音”,奠定了中国“南派”摇滚的峥嵘岁月。

这些年,他由单纯的摇滚人逐渐涉足音乐制作,一边为电视电影等制作配乐,一边坚持创作。日常他会练习泰拳、太极拳,并每个月坚持上声乐课、保护嗓子,总是让自己以最好的状态面对音乐。



他觉得,从一个歌手转变成一个音乐制作人,这都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因为对他而言,音乐是一辈子的事,“我本身学音乐,我不是半路出家当歌手或者半路出家到音乐中,我一直在学习,从最开始到现在都是这样。”

他就是刘迦帝


于是,在《中国乐队》第一期的舞台中央,我们看到了那个背着吉他,依然瘦削的刘迦帝,吉他的和弦依然悠扬,嗓音在清澈中多了几分怡然。随后《树枝孤鸟》在《中国乐队》舞台上大放异彩,让人无比惊艳。

“枯树依然凄凉,旷野已经睡着,一只小鸟在唱,羞涩的黑暗来了。”不再是《无法逃脱》时候的桀骜不驯,一只树枝上的孤鸟却唱出了荡气回肠的悠远。


《树枝孤鸟》创新的加入了川剧的元素,而当东方的旋律加上西式的演奏方式,巧妙的融合造就了一种特殊的平衡,这种平衡就如同那个曾经的音乐老炮拿起了一个川剧小锣,看似“颠覆”中,却充满了包容、温情的力量,那是一种过尽千帆后却依然清澈通透的佛性。

用乐队推荐人、音乐制作人陈伟伦的评价来说:“他的演唱状态和音乐风格更加平和。”

而刘迦帝在《不凡的改变》中,更是用独特的唱腔演绎了演唱歌曲《胆小鬼》。一直以摇滚歌手面貌示人的刘迦帝,把《胆小鬼》这样满满少女情怀的歌唱出了自己独特的韵味,曲风变化之大,超乎想象。

一改往日摇滚印象,去掉乐队去掉嘶吼,一架钢琴加入一点点的布鲁斯,整首歌有了更多的情感起伏,没有炫目的灯光只剩闭着眼深情的演唱,这样的《胆小鬼》真的很不一样。



选择改编这首歌曲,刘迦帝坦言就想要去“颠覆”。

“我最初的想法就是要将这首歌改编成刘迦帝式的《胆小鬼》,同时也要保留原版《胆小鬼》的影子。”

刘迦帝认为改编也不是随便改的。因为首先还是得要了解作品本身的一些特性,以及它要传递出来的内容。然后还要就是结合自身的表达,变成自己内心的东西,然后将它们融入在作品里面。

如此惊艳的歌曲也毫不意外的征服了所有人的耳朵,连原唱梁咏琪都说:“我需要以这首歌原唱者的身份,向您致敬,这已经不是改编,而是新的创作,您在音乐上的造诣,已经远远超越了这个舞台”。


随着网友和粉丝呼声刘迦帝在《中国乐队》的舞台上,又再次演绎了二十年前的经典老歌《爱着谁》,当年这首《爱着谁》他用冷峻的声音,宣泄出最炽热的情感,就是要坚持一切,决不妥协。

如今舞台上刘迦帝一开嗓便引得台下观众情绪高涨,热泪盈眶。“大家对我的印象可能还停留在《无法逃脱》那种演唱状态上面,所以今天的这首作品跟那时候确实不一样了,也是我现在最真实的一种状态。”

他认为摇滚在一些人的眼里是呐喊,是激情,这个没有错,但是他想告诉大家摇滚是一种精神。“摇滚不是一种固定的形式存在的,诸如留长发,声嘶力竭的演唱,狂野的台风,有很多著名的摇滚乐队,他们的表达方式不是这样的,诸如我们熟悉的伟大的披头士乐队、还有保罗·西蒙。”


时代更迭,音乐不断推陈出新,但这么多年,刘迦帝并没有随着所谓的音乐潮流变迁,随波逐流地去改变自我,或许在他看来,音乐从来都不是一种讨好行为,更不是一种标价商品,他不需要去证明什么,只专心于做自己的音乐,唱给懂的人听。



除了参加《中国乐队》和《不凡的改变》,最近,刘迦帝也正在潜心打磨自己的新歌《母亲》,为新组建的乐队积累创作。“做专辑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并且我也希望这张专辑是一张同期录音的,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分轨录音。”在刘迦帝看来,台前幕后给他来的快乐各不相同,但却是相辅相成的。

从过去到现在,在刘迦帝冷峻而坚定的声音里,有对音乐最诚挚的信仰。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